您當前的位置 :主頁 > 新文化網 > 新聞 >  正文
投稿

法華古寺:妙法蓮花第一宗

2018-12-17 11:13:13 來源:未知

導讀:法華古寺在當代名僧早國法師的努力下,正成為禪修祈福的寶剎。


      《華夏早報》特派記者 宋林 朱書齋 陶沙 發自湖南岳陽

      法華古寺始建于隋朝,位于湖南省岳陽市湘陰縣城東南樟樹港鎮,距縣城十五公里。據清嘉慶閻擎烺主修縣志載:“法華寺,縣南。隋開皇五年建,康熙元年僧又先重修,嘉慶十八年邑人危屏南等捐銀倡修,外眾姓共捐香火田九石! 


      法華古寺歷史悠久,法脈淵遠流長,名勝繁多。舊時方輿家認為法華寺與佛教名山浙江普陀山、山西五臺山、安徽九華山、四川峨眉山、耒陽觀音巖、長沙麓山寺、湘陰玉華山山水共脈,佛源同根,前人留下“法界蒙熏,湖澤鍾靈藏古佛 ;華寺弘威,江水回環繞普陀”古聯,民間有“九龍薈萃基地”之說。

    
      歷史滄桑,緣起緣落,法華古寺曾一度沉寂在歷史的塵埃中。1999年,現任住持早國法師決心重振古剎,開始了艱辛的重建工作。

    
      早國法師俗名易國光,又名智廣和尚,1962年出生,1999年出家,皈依湘陰縣法華寺大慧法師。早國法師現為湘陰縣政協常委、湖南省佛教協會理事、岳陽市佛教協會副會長、湘陰縣佛教協會會長、湘陰縣慈善總會名譽會長、湘陰縣城西鎮雙星學校名譽校長、法華寺住持、中國慈孝總會名譽副會長、聯合國人道主義援助會副主席等職務。

    
      從師父大慧法師手上接過這一重振祖庭的重任,早國法師在幾乎是一片廢墟的古寺舊址上搭起了草棚,一雙草鞋,一把鋤頭,古寺的重建在磨難中拉開了序幕。

    
      一個信眾,十個信眾,百個信眾……在慈悲的召喚下,四方信眾紛紛趕來,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歷經6年拼搏,在當地黨委、政府的支持下,千年古剎重現榮光:大雄寶殿、關圣殿、城隍殿拔地而起,八指頭陀紀念館初具規!诜綀A60畝的陽雀湖畔,雄偉壯觀的法華古寺清凈莊嚴,為湘北宗教旅游事業再添勝景。身臨其境,在松篁幽邃之中看江波蕩漾,煙霞際會,聽晨鐘暮鼓,聞梵音法語,令人肅然起敬,身心凈化。

    
      早國法師愛國愛教,與黨同心同行,努力探索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道路,積極參加社會公益事業,參政議政能力較強,被評為“湘陰縣優秀政協委員”。多年來,早國法師刻苦鉆研佛學,貫徹落實黨的宗教政策,佛學精湛,弘法利生。

    
      法師積極參加宗教文化交流活動,連續4次參加在北京舉辦的華僑華人與社會各界知名人士座談會,多次參加普陀山、峨嵋山、南岳、麓山寺等全國各地著名寺廟的佛學研討會,與一誠長老、圣輝大和尚、懷梵大和尚等佛教界領袖共同探討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道路。
 

 

      慧燈永照,天臺祖師興古剎


      上古時期,燃燈古佛曾在法華古寺留下了一首偈語:“法界中興待釋迦,華族弘法功最佳。古僧今番蒙救護,寺駐萬世佑娑婆!彼宄瘯r,燃燈古佛偈語中的頭兩句“法界中興待釋迦,華族弘法功最佳”已應驗,釋迦牟尼的佛法早已向包括中國在內的東方世界傳播,而華夏大地弘法尤盛,涌現了像智者、灌頂這樣的高僧。其中,智者大師成就最高,曾為陳后主說法,為隋煬帝傳授菩薩戒。隋朝佛法中興的時候,曾經輝煌的法華古寺卻早已在北魏時毀于滅佛運動。

    
      一日深夜,高僧智者在天臺山華頂峰上禪觀時,猛然聽到虛空中傳來一聲獅子吼“七莖石蓮今猶在,法華古寺在何方?”智者大驚,第二天清早即帶弟子灌頂前往巴陵郡尋訪法華古寺。智者大師十八歲時在湘州(今長沙)果愿寺出家,聽說過法華古寺七莖石蓮的傳說,故知道法華古寺在巴陵郡。

    
      經過幾個月的跋山涉水,師徒二人,終于來到了陽雀湖邊。站在十人合圍的樟樹下面,望遠方,山水相連、煙霞際會,看近處,松篁幽邃、碧波蕩漾。智者大師忍不住嘖嘖稱贊:“真九龍薈萃之地也”?墒,在這如詩如畫的山水中,法華古寺只剩斷瓦殘垣。但令人驚喜的是,盡管經歷了幾千年的風雨,那一朵七莖的青色石蓮花依然在湖中綻放,隨水漲落,不增不減。凝視著那一朵七莖石蓮,剎那間,師徒二人腦海中同時浮現如佛和尚和弟子救護燃燈古佛的畫面,抬眼觀天,虛空中呈現燃燈古佛給釋迦佛授記的情景。二人情不自禁向石蓮跪拜并唱誦《僧伽叱經》。誦畢,二人涕泣不已,面對莊嚴、吉祥的七莖石蓮花,師徒二人決心重光古寺,永續法脈。
 

    
      智者大師重修法華古寺的心愿,得到了晉王楊廣(后為隋煬帝)的大力支持,經過十幾年的努力,法華古寺又重放異彩,成為湘北天臺宗最大的道場。

    
      相傳,智者大師在陽雀湖邊建了一座拜經臺,一日,當這位高僧拜《法華經》拜到《藥王菩薩本事品》中“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時,看見釋迦牟尼佛在靈山說《法華經》,瞬間證得法華三味的前方便——一旋陀羅尼。于是在公元585年毅然將如佛寺改名為法華寺,以宣講《妙法蓮花經》為主。

    
      智者大師在法華寺著述宏富,創立了五時八教的判教方法,形成了一心三觀、圓融三諦、一念三千的思想體系。從此,由中國人依據《妙法蓮花經》而開宗立派創立的中國化佛教第一宗——法華宗便產生了。因智者大師晚年居于天臺山,后世又稱為天臺宗。隋時,天臺宗向各地傳播,并遠傳到日本,法華寺輝耀天下。
 

 

      法乳長流,愛國愛教永傳承

      “寺駐萬世佑娑婆”既是燃燈古佛對法華古寺的加持,更是古寺歷代高僧的慈悲實踐。五千多年來,古寺的歷代弘法者堅定維護國家和民族利益,情系天下蒼生,大慈與一切眾生樂,大悲拔一切眾生苦。智者大師便是這樣輝映史冊的“千古道德典范”。

    
      智者大師一生歷經三朝四帝,他與陳、隋王朝的交往,并非攀緣,而是基于“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的弘法智慧,更是要通過自己慈悲精神影響統治者施仁政而惠及萬民。即使在命終之際,他仍然在為佛法、為國土、為眾生而殫精絕慮,留下了三封遺書,他在給當時的晉王楊廣的遺書中寫道:“加修慈心,撫育黎庶……王秉國法,兼匡佛教,有罪者治之,無罪者敬之。起平等不可思議心,則功德無量……亦是為佛法、為國土、為眾生,若能留心,功德仰賽!贝髱熢谶z書中對楊廣承諾“命盡之后,若有神力,誓當影護王之土境”。在中國佛教史上,能在死后還能憑借生前的超常智慧和佛法的善巧方便進行眾生之救度、佛法之弘揚者僅智者大師一人。
 

    
      天臺宗雖尊龍樹菩薩為初祖,但實際開創者是智者大師。天臺宗法脈自智者大師完成其理論體系后便慧燈永照,法乳長流,法華古寺更是人才輩出,涌現了許多愛國愛教的高僧大德,尤以東林長老最為矚目。

    
      東林長老為近代佛門泰斗,培養了許多人才,最著名的是“一文一武,一僧一俗”即釋敬安和左宗棠。釋敬安是清末民初的中華佛教總會首任會長,18歲時,在此剃度出家。敬安禪師因在寧波阿育王寺割臂肉,并燃左手兩指,割肉點燈,燃指供佛,自號:八指頭陀。法師不僅佛學精湛,更留下1900余首膾炙人口的詩作,斐聲海內外,“詩名贏得滿江湖”。

    
      左宗棠少年時曾在這里讀經習字、博覽群書,皈依東林長老,成為法華寺俗家弟子。受古寺愛國愛教傳統的熏陶,釋敬安和左宗棠都成為近代著名的愛國人士,前者被尊為“愛國詩僧”,后者被譽為“民族英雄”。

    
      在民族危難之際,法華古寺的這“一文一武、一僧一俗”都在竭盡全力地維護國家和民族利益。面對列強侵略,敬安禪師發出了“豺虎未平空有恨”、“國仇未報老僧羞”的吶喊,企圖喚醒東方睡獅;而左宗棠則率領湘軍雄師收復新疆。1884年秋,聞法艦襲擊基隆,敬安法師怒不可遏,欲親赴前線抗敵,被友人所阻。同年11月,左宗棠抵達福州,積極布防,并組成“恪靖援臺軍”東渡臺灣,抵抗侵略。

    
      今天,法華古寺在當代名僧早國法師的努力下,正成為禪修祈福的寶剎。古寺近山、抱水、含綠,環境優美,文化底蘊深厚,廣大信眾走進法華古寺,無不心生歡喜。由于早國法師的高深造詣,加上諸佛菩薩的加持,誠心求佛者總能如愿以償。許多疑難雜癥的患者,在古寺休養一段時間,經早國法師精心治療后,竟能奇跡般的康復。痊愈者在嘆服早國法師妙手仁心的同時,無不感恩古寺諸佛菩薩的加持。
 

    
      2016年10月,法華古寺迎來了重大歷史發展機遇。鑒于法華古寺在佛教史上的崇高地位,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湖南省佛教協會會長圣輝大和尚發大心重興古剎,決心將法華古寺擴建重修,恢復隋唐氣象,再現元明雄姿,省政協委員、中佛協副秘書長、省佛協副會長、岳陽市佛協會長懷梵大和尚將鼎力協助。重建方案喜獲黨政支持,目前,各項批文均已辦妥,法華古寺將在臥佛山“佛心”處方圓328畝范圍內依舊址而重建。圣輝大和尚是擁有崇高威望的當代佛門領袖,道譽滿全球;懷梵大和尚是享譽華夏的高僧大德,年富力強。圣輝長老移錫法華,是法華古寺之幸,人天歡喜;懷梵大和尚的強力支持,是古寺重建的強大動力。高僧顯現,古剎當興。假以時日,“天臺遺珠”必將“佛佑湖湘”。


(正文已結束)

免責聲明及提醒:此文內容為本網所轉載企業宣傳資訊,該相關信息僅為宣傳及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站觀點,文章真實性請瀏覽者慎重核實!任何投資加盟均有風險,提醒廣大民眾投資需謹慎!

責任編輯:看那燒包
推薦閱讀
TAG展示
網站簡介 - 聯系我們 - 營銷服務 - 本站歷程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Copyright.2002-2015 新文化網版權所有 本網拒絕一切非法行為 歡迎監督舉報 如有錯誤信息 歡迎糾正
北京赛车pk10缩水